地下党员杨渤海发现记:寻访南洋中学党组织的

更新时间:2021-05-28 14:11 作者:金宝搏

  2021年是中国建党100周年的神圣时段,也是我们金海岸中队所在的南洋中学,其地下党组织诞生80周年

  不久前,我的学姐——南洋高中团圆钟支部的宗之涵和她的同学们整理出一份南洋地下党组织名单,共计72名同志。他们当时的年龄和现在的我们相仿,却义无反顾地投入到革命地下工作中,隐姓埋名、冒着随时会暴露和牺牲的危险,秘密地进行革命活动。

  我们很好奇,是什么让他们在这个年纪做出如此坚定而了不起的决定?如果可以找到他们一些事迹整理出来,让更多人了解当年那些历史,是不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呢?

  我们的想法得到了学校党委、团委的大力支持,校外辅导员上海社科院的王泠一博士给这个神圣的任务起了一个诗意的名字——“寻访南洋党组织的童年”。但是不久我们就发现,这个诗意的任务其实困难重重,有关这些地下党成员的信息几乎没有。分析认为,他们作为地下党组织,当年隐蔽太成功了没有牺牲,以至于不是烈士;建国后他们也没有担任级别特别高的工作,所以找不到他们的工作轨迹。就在我们陷入僵局时,我们得到了王圣春校长的亲切鼓励和郑蓉老师请来的徐汇区档案局李琼局长、徐汇区委老干部局长彭燕、徐汇区大数据中心主任宋开城等老师的热情支持,并造访了区档案馆。

  与此同时,志愿者、软件高级工程师陶峰峰帮助我们对九张校史档案人物照片进行了数字化处理并电传给王泠一博士。经过一个星期的比对,王博士的目光牢牢锁定在了地下党员杨渤海的照片上。

  他告诉我:作为南洋中学1950届的校友,杨渤海前辈一定有故事可以挖掘。他认为:杨渤海早期革命活动应该得到过邻近的民立中学党组织掩护,并在上海解放后担任(徐汇或老静安区)中学校长或书记是大概率的事情,老前辈可能已经去世了(不是八院就是静安区中心医院),其亲人或后人应该能够找到(也许就在徐汇区的某个角落,但很低调)。我很吃惊,王博士为何这么判断?他就说了两个字:经验。我追问:到底什么经验?他说:30多年积累起来的寻访经验。

  经过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洪民荣、八院党委书记冯云海、南洋校友会秘书长张维聪、南洋中学的老领导陈宏观(现南模高中党委书记)、西南位育中学党委书记金琪等几个渠道获得的消息综合显示,最后对杨渤海前辈的关键线索结论和王博士的判断基本是一致的!

  ▲ 八院党委书记冯云海(左)告知王泠一博士和天平德育圈小记者陶辰辰,八院也找到了自己党组织的“童年”事迹和首任党委书记的直系亲属

  2月1日,在西南位育中学党委书记金琪老师的热情支持和校团委的积极安排下,我和杨渤海前辈的女儿杨光老师在南洋中学校史博物馆见了面。杨老师戴着一副眼镜,穿了一件红色外套显得气色很好。

  杨老师现在是西南位育中学教务科的老师,在徐汇区工作生活多年,对南洋中学有着特殊的感情。她的父亲杨渤海(1930年4月11日生)高中时就读于南洋中学,1950年毕业。

  杨老师说,父亲受到兄长的影响(杨渤海的哥哥,大学时投身革命运动,在哥哥的影响下,杨渤海开始了解,接触。杨渤海的哥哥在一次运动中被捕,对杨渤海触动很大),1948年8月加入了中国。高中毕业后,杨渤海直接参加工作,先是担任静安区团委干事,1953年担任静安区委宣传部副科长,1959年5月担任民立中学政治教师、教导主任、副校长、党支部书记,1984年5月调任静安区委宣传部副部长,直至1990年6月离休。离休后在静安区地方志工作,致力于编写《静安区志》,2016年1月病逝。

  杨光老师告诉我,父亲杨渤海一生最引以为傲的事,就是加入了中国,父亲的一生都充满了对党的坚定信仰和始终为人民服务的信念。这也一直引领着父亲坚持艰苦朴素、积极奋斗的生活作风,对工作高度责任心,对同志平易近人,对自己严格要求。

  杨光老师告诉我们一个小插曲:杨渤海夫妇是1962年结婚的,杨夫人朱宏德女士(1934年8月28日生)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后留校当老师直至退休。婚后杨渤海夫妇就住在学校提供的教师宿舍里。当时按照父亲的级别可以在上海分到一套住房,但是父亲主动放弃了,他说自己的住宿条件已经很好了,应该让居住条件差的同志先得到福利。父亲杨渤海一生为人准则对杨光老师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杨老师20多年教师生涯里,她以父亲为榜样,扎根于教育事业,用心培养祖国的接班人。

  ▲ 左起:南洋中学团委书记徐文漪、杨渤海同志女儿杨光和作者,在南洋中学校史博物馆前留影

  由于当年革命历史的特殊性,地下党工作者是个秘密的存在,以至于在建国后都不能提及,所以在问到杨老师关于杨渤海前辈的革命事例时,杨老师也不能给我们提供很多的信息。杨老师告诉我,在和父亲生活的那些年里,父亲跟她说的最多的,还是学生时期在南洋中学的事情。

  杨老师说,杨渤海高中时由于身体原因多留了一年,因此他在校园里的人际关系非常广,加上组织能力、活动能力强,杨渤海在校园里是个活跃的人。在他的影响下,很多同学都积极申请加入中国,后来都成为了外围组织的积极分子、优秀青年,他们在建设国家的道路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做出了很多贡献。他们自然非常感谢当年杨渤海对他们的帮助,他们和杨渤海始终保持着联系,成为了一生的挚友。这个也是杨渤海最骄傲的事,因为自己加入了,影响了身边的朋友,帮助他们一同进步,实现人生的价值。

  杨老师说,父亲杨渤海几乎每年都参加南洋中学举行的各种校友活动,还积极组织了很多专题活动,对母校投入的感情和精力都很多。最后,杨老师对我也提出了她的期盼,愿我在这所优秀的学校里好好学习、茁长成长,传播校友先烈的革命精神,把红色基因坚定地传承下去。我向她汇报了金海岸中队展开主题活动的情况。

  过了两天,2月3日立春,我和王博士交流,他感兴趣的是杨光老师是否说过父亲晚年比较牵挂的名字?我给了王博士四个杨渤海前辈晚年牵挂的战友姓名。这回连照片都没有,但王博士又迅速圈定了一个前辈姓名——蒋心雄。他让我直接问郑蓉老师——南洋中学在建国初期,是否有这位杰出校友呢?果然,这位杰出校友担任过国家核工业部部长,目前就是我们南洋校友会的会长,居住在北京。郑蓉老师还去过他家,并合影留念。

  后面的事情相对顺利,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在南洋校友会历史信息及杨光老师的补充回忆下,我们知道了杨渤海的哥哥名叫杨东海。抗日战争时期的南洋中学地下党员们,直接接受上级党组织的领导。1948年1月,由汪一鸿、许振苏和傅方恒三位学生党员,组成了独立的南洋中学地下党支部,这就是我们南洋中学党组织的开端!汪一鸿就是南洋中学首任党支部书记。汪一鸿和许振苏不久因工作安排调离了学校,同年8月,傅方恒发展杨渤海入党后不久也离开南洋中学。经过努力,第二任书记杨渤海到1949年1月使支部拥有9名党员;到上海解放前夕的同年5月,南洋中学地下党组织已拥有35名党员了。

  南洋党组织在“童年”时期,一方面通过高超、有效的智慧保护了自己和革命火种,另一方面在党的领导下,积极并富有成效地展开反饥饿、反内战、支援兄弟学校党组织、编印革命刊物发动更多群众、迎接上海解放、维持社会治安、打击银元投机贩子和粮食投机商、支援抗美援朝等多项革命活动,为上海也为徐汇留下了那一代热血青年的青春印痕。前辈们的功绩,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2月5日,志愿者陶峰峰老师和王博士造访八院老年科资深主治医师胡燕萍同志。据她回忆:“杨渤海前辈是一位值得我们尊敬的老人,一位老一辈的革命者,哪怕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始终严格要求自己,继续燃烧自己,还在尽自己的能力为我们科室提建议,帮助医院改进工作。”

  “作为老师,他的文笔非常好。他曾经为我们科室写过一些文章,有一篇文章的题目是《哪里飞出的金凤凰》。”这篇赞美八院老年科优质服务的文章,也是他最后一篇文章。2016年1月28日,离休干部杨渤海前辈安然地走完了红色的人生。

  杨渤海前辈晚年最大成就,就是作为主要负责人参加了《静安区志》的编撰工作。这是一项干坐冷板凳但为党留史的艰巨而卓越的事业,从立项到完成这一工程耗时七年,并于1996年由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这本志书内容自然是聚焦老静安区,不久就成为包括徐汇、长宁、黄浦等区地方志办重点参考的样本。杨渤海前辈走完人生之后,这本志书仍然成为静安和闸北两区合并为新静安区的重要历史文脉依据。他对静安寺的研究成果更被广泛地引用。

  由此,寻访南洋党组织“童年”的寒假工程告一段落,谨以此成果迎接建党百年风华!


金宝搏
上一篇:13家美食企业走进丝博会 “宝鸡味”香飘古城
下一篇:她毕业于上海南洋模范中学考博英国布里斯托大